你想不到

我想登门入室2

我想登堂入室2
k莫 ko-兽医 郝眉-美人的粑粑
「猫咪身体没什么毛病,可能最近换毛,舔下的毛比较多才吐的,给它吃点化毛膏,还有记得经常给它梳理,梳理得干净,它舔进肚子里的毛就少了。」ko平静下来恢复不苟言笑的表情,走到药柜拿出一支药膏递给了郝眉。

「哦,我知道了。」郝眉声音闷闷的。什么嘛,明明上一秒还在笑,下一秒就一副拽样,真的好奇怪,好难相处。

「美人,粑粑这就带你回家给你梳毛咯。」✧ʕ̢̣̣̣̣̩̩̩̩·͡˔·ོɁ̡̣̣̣̣̩̩̩̩✧郝眉低着头,用手摸了摸美人的下巴,美人舒服地软了下来,轻轻叫了声「喵~」。你记得你还欠我妙鲜包吖!铲屎官。

………………ko下班回家…………
距离院子还有10来米的时候,ko就已经听见,激烈的吠声,和铁链交错碰撞的金属声。

「吱嘎」ko推开院子的铁艺门,就有两只脑袋就不停地往他身上凑,拼命的嗅着他身上的气味,同时还听见了两种不同的喘气声,和呜呜的撒娇声。

「好了快从我身上离开,good boy! good boy!」ko迈着长腿走向房子,但两只坏蛋不仅紧跟着他还总是绊绊着他的腿,让他难以进退。

「Ok,guy.I'm getting angry.」ko低头看着它们。两只坏蛋装作听不懂反而继续纠缠。

「 Come away from me!」ko语气里透着重重的威胁。两只坏蛋呜咽了一声,终于离开他的裤腿了。

ko看着两双湿漉漉的眼睛,露出(面瘫)无语的表情。你们可是杜宾啊!长得威武雄壮,歪头卖萌装委屈是什么鬼(╯-_-)╯╧╧对得起你们被外界称为恶犬的名号吗!

「哎哎」ko发出一声轻叹,然后伸出手指,重重的抵在其中一只杜宾的鼻梁上,点了点,恶狠狠的说「要不是你们,我还不至于被美人嫌弃成这样……」北京的夏天快点过去吧你俩的体味很是影响我追妻的节奏啊!(杜宾犬味道真的真的特别大,特别是夏天π_π)

两条杜宾歪了歪脑袋。What?关我们什么事。

「还有,这几个月你们都住在院子里不准进房子。好好履行一下警卫犬的职责吧。」ko淡淡的抛下这句话就走了进门,「砰。」门关上了,「嗒。」狗门也锁上了。

WTF!院子里空留两只过于震惊对望的杜宾犬。「嗷!嗷嗷!嗷!」震惊过后两条狗发出凄厉的喊叫,冲向房门,沙沙沙沙,的抓门板。

「再抓,再叫,就永远都别想进来了!」门后ko大声地冲门外喊。门外瞬间消音。

「嗯,先从二层开始打扫起吧。」ko卷起袖子,漏出白皙结实的小手臂,准备给房子来个除味大行动。干净清新的房子可是快要迎来它的第二个主人了。

………………郝眉跟美人………………

「美人这个力度舒不舒服呀?」「不喜欢?」「那这样呢?」郝眉自言自语的说嗨了,把手指没入美人蓝灰色的毛里,这里捏捏美人的肉球,那里撸撸美人的下巴。伺候得美人,软成一张厚毛毯,舒服的眯着眼睛模样简直就是浮现任君蹂躏四个大字。「喵~呜呜」舒服,铲屎官手法不错嘛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猫狗剧场………………
「嗯~啊昂!ko!不啊~ 啊哈 啊~我……快要~要 嗯!」声音突然高昂,郝眉软倒在雪白的床单上。「嗯!宝贝儿好紧。」ko把头扬起,郝眉看见ko额头青筋暴起,结实的胸膛上挂着晶莹的汗珠,表情愉悦而隐忍,股间的摩擦愈发加快。接着ko又发出一声闷哼,僵持一会,弯下脖颈跟郝眉交换一个绵长的舌吻。「啾~」四片唇瓣分开,牵起一缕银线。ko缓过劲来,看着郝眉满是春意的脸,又想起刚才欲仙欲死的感觉,不可抑制的再一次使床律动起来。

美人看着床上交叠的两条赤果果的肉体,听见它家铲屎官发出一声又一短暂而欢愉的高呼。十分不解,叠罗汉有什么好玩的,还玩得这么嗨,气喘吁吁的,声音都哑了。

「喵?」为什么?美人转过毛茸茸的脑袋问威廉跟迪哥。威廉跟迪哥默默用爪子把美人从门缝扒拉出来,叼着美人离开这个「是非之地」。「喵!」喂!大胆刁民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。

评论(4)

热度(4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