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想不到

被子湿了,一起睡吧。

被子湿了,一起睡吧。
k莫 ko-兽医 郝眉-美人粑粑

ko牵着威廉和迪哥来到郝眉家门前。临进门的前几分钟,ko半膝跪下,与威廉跟迪哥对视。带着威胁的语气说「1.进去,不许乱嗅。2.除了带你们放风,不许主动走出阳台。3.晚上不许嚎。最后 ,郝眉无论要对你们做什么都不许反抗。」

听完(亲爸)ko的胁迫威廉跟迪哥的内心是崩溃的。「嗷,嗷嗷。」晃着脑袋一脸不接受的嗷嗷叫(你不爱我们了!)。「闭嘴。」ko用食指点了点威廉的鼻头,语气中威胁意味极大。
就这样威廉跟迪哥伤心欲绝地被带进郝眉家。

晚上。「哇,ko你竟然还会做饭。天天天天,糖醋排骨!」「嗯~好香呐。」郝眉,用手指捻起一小段糖醋排骨放进嘴里咂咂道,娃娃脸笑的跟花似的。ko一边清洗厨具,一边用余光偷瞄跟小馋猫似得郝眉。心里的满满足感都快溢出来了。两人的背景俨然散发着粉红色的气泡。

「洗手。」ko打断郝眉继续伸向糖醋排骨的手。ko一把把郝眉拉进怀里圈着,打开水龙头开始神情认真的给郝眉洗手。郝眉尴尬癌发作了,耳朵被ko的鼻息喷得粉粉的,不禁在ko怀里挣扎了下说「我自己会洗的,先放开我好吧。」ko没有回话,继续帮郝眉搓着指缝。两人的手指交叉着相互摩挲。

郝眉感到指尖痒痒的,还突然觉得自己跟ko这幅画面好像老夫老夫,一想到自己都不知道为为什么有这种想法,简直大写的尴尬。最后冲干净水,ko顺其自然的放开郝眉,拿起碗筷准备餐桌去了。独留郝眉一人在流理台前尴尬。

郝眉呆滞了一会,脸蛋红红的落了座。飞快的抬头看一眼了ko,只见ko(内心鸡冻无比不表于颜面)一副泰然自若的样子,打消了脑子里奇奇怪怪的想法。拿起筷子祭奠自己的五脏六腑了。

吃完饭,郝眉看了看窝里的美人,仍然在熟睡,伸手摸了摸美人的脊背,小声的楠尼,快点好起来吧。ko边收拾碗筷边用余光追逐郝眉的身影,见状,ko再次确定了美人是攻略郝眉道路上的一大boss,准备在美人康复之后,对美人使出k氏的撸猫大法。

郝眉躺在沙发上看电视,笑得乐呵呵的。突然0看见ko端着一盘不知名的东西走向阳台。郝眉猛的想起家里住进来了两条狗,还是杜宾呢。郝眉踢着拖鞋,屁颠屁颠的跟了上去。

在阳台,忍了一天都敢敢不吭声的威廉跟迪哥,看见ko端着食盘走过来,忍不住站起来把脑袋凑过去求安慰了,鼻腔发出撒娇的嘶鸣声。
ko放下食盘,蹲下身子,把两只小可怜的脑袋抱在怀里,心疼了一番。给它们住阳台没太多地方走动还不让叫真是难为狗了。

「好,好孩子。乖啦,很快就不用这样了。」ko分别给威廉跟迪哥在鼻梁上一个响吻。郝眉暗搓搓的看见了了全过程,心里感到很抱歉。上前一步说「其实在房子里活动也没关系的,你看它们这么乖。」清凉凉的小奶音从ko背后传来。背对着郝眉,ko得意的笑了。ko回过头来,脸上露出感谢的神情「可以吗?谢谢你。」「嗯。没关系。待会我可以跟你一起带它们去放风吗?」郝眉露出小期待的神情。「可以。」ko嘴角带笑。

然后当天晚上,郝眉跟ko一人牵着一只外表看上去雄赳赳气昂昂的杜宾,去散了近一小时的步。ko了(套路)解了足够多的有关郝眉
的信息,同时让郝眉跟威廉和迪哥建立起了友好的关系。

只是到了半夜……

评论(9)

热度(58)